日  星期

一件小事【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21-01-25  浏览数:

指挥中心副主任 寇蝴蝶
      这是一件关于自行车的小事,难以忘怀……
      三九天的夜,寒气逼人,我蜷缩着脖子,出了门,打算到超市买点婆婆念叨了几天的圆粒江米。响应国家不聚集减少外出的防疫号召,为减少接触不能打车又不想步行,找寻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辆哈罗单车。糟糕!掉链子了,怪倒停在这么显眼的地方。
      最近街上单车特别少,要是原来早就报修重新扫码了,可现在……
      实在无奈,我蹲下来尝试着搭链子,先下后上不行,就先上后下,然后向前推车……不到一分钟,好了!那一刻,我想到了父亲——是他教会的我怎样搭链子。
      小时候过年出门,半新不旧的红旗自行车是我们一家四口的交通工具。冬天大家都穿的厚,父亲先在衣架外侧绑好馍笼子,再把我抱得坐到大梁上,找一个粪堆或石墩双脚撑好才让母亲抱着弟弟坐到衣架上。坐在高高的自行车上,那时候我觉得可自豪了。一路平平稳稳、一路说说话话,快到了,父亲总会找到合适的粪堆或是石墩,动作娴熟又稳稳当当地让我们下了车子。就这样,一辆自行车,载着我们一家四口,也载着一家子的希望一路前行。
      八十年代初,我比自行车刚刚高出一点,就经常趁着父亲周末刚刚进门不注意,一溜烟地推了车子出去疯,个头不够就从梁下掏着骑,身后跟一群一般大的伙伴,可威风咧。当然,连车带人摔了也是家常便饭,掉链子是最讨厌的事,经常刚刚出门稍微不注意一倒就掉链子了……
      时间长了,这样的次数也多了,看着我没疯够心不甘的样子,父亲耐心地教我怎样搭链子,前面掉了咋搭,后面掉了咋搭,很快我就学会了,后来在县城上高中时,父亲给我在旧货市场买了一辆六成新的二八加重自行车,来回四十里路,我拥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尽管很旧但是是我的专车,在路上、在学校我经常给人帮忙搭链子。
      九七年结婚时,老王给我买了一辆飞鸽牌的紫红色轻便彩车,我骑着它上班下班。好景不长,三个月车子丢了。为了安慰我,父亲给我买了一辆凤凰牌轻便自行车。老王骑着它,带着我、我抱着娃,它成了我们一家三口的厚实家当,来来回回都是它。
      后来,我们买了摩托车……
      再后来,我们买了汽车……
      如今,父亲当年买的那辆凤凰牌的黑色轻便自行车依然放在煤房里,那是父亲留给我的作念。
      斯人已去,时光依旧。我们出行从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再到自行车……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谁曾想,就是四十年前父亲教会的小技能还没有完全忘却,竟在这寒冬的夜里帮了我,也温暖了我。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