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接处警的那些事【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20-10-15  浏览数:

环北路派出所民警:陈辉
      在城市的夜晚有这样一盏灯,为照亮灰暗永不熄灭,在距离危险最近的地方有这样一群人,为解危救困永不言悔,为忠诚担当永不停歇,哪里有警情,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也许,你和他们从未谋面,但是一根长长的电话线,却将你和他们紧密的联系在一起,24小时值守,白加黑“5+2”,365日天天在线,他们就是派出所的接处警民警。叮铃铃,叮铃铃,报警电话再次响起,“你好,这里是环北路派出所,请讲……”跟随接处警民警,我们一起走近一线接处警的那些故事。
      10米高空的救援
      凌晨5时18分,辖区某工地东南角5号楼塔吊发生异常摆动。处警民警老刘决定上到塔吊驾驶室里一探究竟,看着10米高的塔吊,老刘心想:“想当年咱在部队训练,过障碍都不用助跑,这点高度算什么……”踩上爬梯,一步、两步、三步……眼瞅着地面参照物越变越小,老刘的腿肚子有点不听使唤地打颤,双手不由地抓紧了爬梯两边的钢筋。“咱也是奔五的人喽,不服老是不行了……”老刘一边念叨着,一边努力让自己双眼平视前方,继续向着目标前进。细小的汗珠透过蓝色的夏执勤服,浸出一圈一圈的水渍,爬上塔吊老刘顾不得片刻地喘息,他看到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在驾驶室里,熟练地操作着吊臂来回摆动。“小伙子,干啥呢?赶紧下来,这上边危险的很……”不管老刘怎么劝说,小伙子总是嘻嘻哈哈笑个不停,手里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一边自言自语:“把这点活干完,就可以吃饭了……。”“这娃咋看着不太对劲!”老刘心里边嘀咕,边找合适的位置让自己先站稳,“小伙子,你叫啥?家住哪?”老刘问上十来句,小伙子含含糊糊能答个一两句,“小伙子,我看你这技术好滴很,你在哪学的?”老刘继续旁敲侧击地追问。通过男青年的只言片语,老刘在脑海里捋了捋:小伙子姓张,是商洛保安镇人,之前可能是一名塔吊工作人员,精神状态不稳定。劝说不管用,硬来肯定不行,地方这么小叫增援也不行,一种种救援办法一一在老刘脑海里筛除。看着各色安全帽陆续在脚下聚集,“都爱看热闹,咋一点都不操心安全问题?”老刘着急地指了指等在塔吊下的负责人,用力做出让工人散开的手势。人群渐渐散去,老刘的注意力重新回到这个让人头疼的小伙子身上,脑袋突然灵光一闪,提声喊道:“小张,早上的活干完了,下来吃早饭,吃完再继续干!”那一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随着吱呀一声,塔吊慢慢停止了,小伙子慢悠悠地爬出了驾驶室,老刘的一颗心也终于落了地。把男青年安置好,走出救助站的大门,老刘的帽徽在第一抹晨曦地照耀下熠熠闪光,腰杆依旧笔直,步伐依旧坚实有力。14年的军旅生涯、16年的警营历程,70后的他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老刘用自己的心血、智慧成功处置了一起又一起警情。谈起这么多年的工作心得,老刘总是那句话:“咱没干过啥惊天动地的大事,每天处理的都是与群众最相关的大事小情,每个警情都代表着一份责任,认真对待每一起警情,就是咱最好的担当!”
      危急时刻的抉择
      “醒一醒,醒一醒,能听到我讲话吗?”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医生急促地声音,让宁sir的意识再次回归,只觉得自己浑身疼痛。“醒了就好,医生正在检查外伤,是几个过路群众送你来的”,一旁响起小护士欣喜地声音。刚才发生了什么?宁sir努力地回忆。中午,接到110指令:辖区某地人打架。到达现场时,两方正厮打在一起。“不要打架,有话好好说……” 宁sir和同事波哥、毛哥几个边劝边用力往里挤,努力把双方分隔开,“她先动手的!”“明明是她,叫她先放手!”几个撕扯着头发的妇女依然不肯善罢甘休,“我喊一二三,你们同时撒手!”波哥厉声喝道。好不容易把双方分开,宁sir和同事互相对视了一下,皮鞋上横七竖八的脚印、被挤歪的帽子、拽下来的执法记录仪,兄弟们都有些狼狈不堪,“嗯嗯,你们一边派一个代表,先说说打架原因?”宁sir清了下嗓子,整了整着装问道。正在调查的间隙,工地门外突然传来惊恐地喊声:“快来人呀,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宁sir、波哥几个,拔腿就往外冲,定睛一看,村民与施工方冲突升级,一人驾驶三轮车正对另一方进行追赶。人群惊慌地四散开来,“追!”没有丝毫犹豫,宁sir带头冲了上去,只记得自己快要抓住其中一人,就被飞驰而过的三轮车撞到在地,眼前突然一黑,依稀听到波哥喊了自己两句,然后就是战友们没有丝毫停留的脚步声。拍CT、抽血……一连串的检查完后,宁sir看着缓缓滴落的点滴,眼皮越来越重就沉沉地睡去。这一觉不知睡了多久,再醒来时,映入眼帘的是战友们疲惫的脸庞,“兄弟,现在感觉咋样?我们都特别担心你!”“今天那情况,你别怪兄弟们,咱只能把嫌疑人控制了,再顾你……”“不说了,等你好了,哥请你吃饭!”听着战友们七嘴八舌内疚地话语,宁sir从心底里没有半点的责怪。几个月后,当宁sir和战友们围坐在饭桌边,再次聊起处置的那起警情,心中更多的是平静和淡然。宁sir动情地说道:“咱80后现在也到了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但是如果哪天让我选,我也会先控制嫌疑人,这样才能避免更大的伤亡,谁让咱是警察呢?兄弟们,干了这杯!”
      生命最后的嘱托
      回忆起2020年5月25日,90后新警小马的心就隐隐作痛,这一天从警23年的师傅亮哥永远离开了。亮哥48岁,是所里的一名老辅警,调解矛盾纠纷,他总能推心置腹,把双方当事人说的心服口服。办理案件,他总能心细如发,把细枝末节都考虑的周周全全。抓捕嫌疑人,他总是健步如飞,把危险挡在自己身后。一分到这个办公室,小马心里就暗暗认下了这个师傅。相处时间久了,小马觉得亮哥有些啰嗦,每次处警回来的路上,亮哥总爱给他分析分析,这起纠纷调解的时候切入点应该放在哪里,调查案件的时候不能先入为主……细细回想,师傅这些苦口婆心的话语,让自己少走多少弯路呀,可是,现在却再也听不到了……5月25日,这一天的警格外的多,小马和亮哥、熊哥一同救助了“三有”保护动物大麻鳽、扑灭了渭河南堤的一场火患、现场调解了2起矛盾纠纷,多起警情让他们忙得不可开交。晚23时30分,突然接报所里办理的盗窃电动车案有重大情况。小马和亮哥等人一起赶往现场侦查,一想到这可能是自己从警以来第一次抓捕,小马心中不禁雀跃不已,这么多年在刑警学院学的战术动作终于能派上用场了。“小马,别忘了带装备!”叮嘱完小马,亮哥就麻利地上了面包车。在某公园附近发现犯罪嫌疑人后,小马等人一直尾随其后,等待时机进行抓捕。有所察觉的犯罪嫌疑人,连忙弃车逃跑,亮哥和同事一个箭步加速向一名嫌疑人冲了上去,小马果断地冲向另一名嫌疑人,拼尽全力才勉强将他压在身下,就在嫌疑人快要挣脱的瞬间,亮哥已经飞快地赶到,手脚麻利地将嫌疑人控制住。“亮哥,多亏了你,不然我……”小马刚要感谢亮哥的及时相助,却觉察到他脸色有些不对。亮哥突然跌坐在路边,捂住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现场交给你了”“把嫌疑人盯好”,这是亮哥在失去意识前,最后交代小马的几句话,也是他生命中最后的嘱托。站在抢救室外,小马犹如五雷轰顶,无法相信亮哥离开的事实。5月25日23时39分,值班室里的视频监控里留下了亮哥最后处警的身影,一起出的警,却没有一起回来,这成了小马和战友们心中永远的痛。嫌疑人已被抓获,但战友们却再也等不到亮哥归队的那一天。追悼会上,站在亮哥的遗像前,小马泣不成声:“师傅,我会记住你最后的嘱托,接过你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办好你最后的这起案件,沿着你走过的路继续向前,向前,再向前!”
       都说派出所处理的是东家长西家短,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在接处警民警的心中,正是一桩桩小事才换来辖区的平安稳定。无论是身在10米高空,仍在想尽办法救助群众的老刘、还是在看到战友受伤倒地,仍选择冲向犯罪分子的波哥,又或是在生命最后一刻,仍记挂着把嫌疑人看好的亮哥,他们只是全国千千万名接处警民警中的一个小小缩影。他们用满腔热情快速高效处置好每一起警情,让报警人感受到了公安民警的接警速度、处警温度和他们的从警厚度,用风雨无阻地坚守,诠释着责任与奉献,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不平凡的人生华章。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