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人性的留白【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20-02-13  浏览数:

马青

      总有阳光照射不到的阴湿角落---那里被“权树”遮蔽,白与黑混淆,善与恶错置,但欣慰的是,仍有生命力顽强的杂草向上生长,是荒诞中的奇迹,是罪、浊的乌云下最珍贵的清流。东野圭吾有本书中有句话:谎言所折射出的,还有人心。而《误杀》所表达的并不是完美的犯罪,是人心。
       作为父亲的李维杰,依靠自己看过无数电影所积累的“经验”利用时间轴的剪辑,精心编制了“不在场证明”并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带领全家展开与善于利用谎言破案的警察局局长拉韫的博弈,如此完美的计划,最终是否“成功”?一千个读者的内心有一千个哈姆莱特,对于这部电影的评价,就交给观众吧。
      电影中有几个镜头令我印象深刻。第一,羊。在《圣经》中,羊代表着纯洁,意义为替罪、救赎及牺牲。约翰福音1:29中有这么一句“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传说上帝为了考验亚拉伯罕的忠诚,叫他把他的独生子以撒杀了做成祭品献给上帝,正当亚拉伯罕动手时有个天使加以阻止,说:“我现在知道你是敬畏上帝了,前面林子里有一只羊,你可以用它来‘祭献’上帝。”于是,亚伯拉罕便把山羊拉来杀了,代替他的儿子。此外,羊还有一层所指,即“愚民”电影中老师曾说“羊的视力不好,很容易被吃掉”,而电影的英文片名《Sheep Without a Shepherd》原文是这样的:米盖亚说,我看见以色列民众散在山上,如同没有木人的羊群一般。后来这句话被译为“乌合之众”而电影最后的暴乱恰恰最好的诠释了这个词的行为。
      第二,忏悔钟。平平在参加夏令营,认真听导游讲解“忏悔之钟”的来历,素察正准备与她说话,“忏悔之钟”突然响起;李维杰与拉韫夫妇相约“忏悔之钟”,当凝重神圣的次响起时,信佛的李维杰说了真话:“我没能让妻子和女儿不受到伤害,我能做的就是不让他们再次受到伤害,关于这件事我也很抱歉。”如果他当时救出棺材里的素察,家人受到的二次伤害是避免不了的,从影片后面开棺时,棺盖上方的血痕处可以推断,素察当时并没有死,他当时应该出于内心的恐惧与绝望而拼命的推棺呼救,那么李维杰的小女儿安安,在饭桌吃饭时用叉子用力划桌面的声音,应该就是间接的印证了这个猜测,这几个点联系起来,让人细思极恐。
      第三,安安的试卷。如果你看的足够仔细,你就会发现安安最后考试卷的分数其实只考了七十分,经过涂改才变成了一百分,李维杰当时表情凝重,他对妻子说去给孩子买口琴,实则去警察局自首,也就是说,他的女儿见证了父亲“成功”之后,也开始用瞒天过海的手段达到目的,李维杰觉悟了,于是他选择的自首,也是以身作则的告诉女儿:每个人都要为做错的事付出代价。
      第四,布施。电影当中出现过两次布施,第一次在电影开头,背景音乐轻松且欢快,信佛的李维杰虔诚的跪拜于寺庙,僧侣接受了他的布施,并给予他美好祝福;第二次在接近电影结尾,当李维杰再次跪拜于寺庙时,僧侣拒绝了,并说:“无相布施,才能功德无限”说明他已经沾染“恶”。
      第五,颂恩的眼神。在影片结尾,记者采访颂恩如何评价李维杰,与之前坚定维护李维杰是好人不同,他沉默了,付之一笑,甚至有些不屑一顾。或许他觉得这个采访没有意义,亦或是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所有计划,他只是舆论的推动者之一,但在这个电影中没有一个人是“上帝视角”。
      电影中有句台词:“善良就是看你站在哪个角度去看。”人性是复杂的,善恶总是相伴而生,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恶人,我们能做的就是努力抑恶扬善,在善恶之间寻找平衡点。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