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过年【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20-01-22  浏览数:

禁毒大队民警     马莹
      翻开日历恍然间才反应过来剩十天就要过年了,今年的“年”来的有些早,有些措手不及。春节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节日,有句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人们在除夕这一天都尽可能地回到家里和亲人团聚,表达对未来一年的热切期盼和对新一年生活的美好祝福,也体现了我们中华民警孝敬长辈、知恩报恩的传统美德。
      小时候每年最期待的事情就是过年了,过年可以吃好吃的,可以穿漂亮的新衣服,可以和村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去放鞭炮、打灯笼,那时觉得正月十五没过,年就算没过完,整天都沉侵在过年的喜庆当中。
      村里的“年”都准备的比较早,一进腊月,各家各户就开始商量着去城里采购以备过年只需,那时候超市还很少,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即使是大年三十也可以随时买到年货。最开心的事就是跟着大人坐在三轮车上,也不怕冷也不怕被风吹呼呼的就进城了,去批发市场买菜,去二马路买瓜子糖,去北塘商场买新衣服新鞋,恨不得立马就到大年初一,穿着新衣服在村道里晃一圈,和小伙伴们吃着瓜子装着糖谈论着收了多少压岁钱。
      说到压岁钱,还是喜欢给爷爷奶奶磕头,只要磕头肯定给压岁钱,装在兜里还老害怕丢,过一会摸一下还在不在,像装了一块宝藏,真的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捏在手里怕碎了,成了甜蜜的负担,但特别喜欢那美美的负担。
      后来,爷爷得了脑溢血,身体恢复后确不认识家里人了,经常把名字叫混,慢慢地我们也就习惯了,去猜测他表达的是什么。那一年他过生日,爸爸妈妈和妹妹早早就回去了,我因为上学从西安回来天已经快黑了,刚进村道远远就看见爷爷站门口往这边眺望着,我跑过去叫了一声“爷”,他高兴地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说都回来了都回来了,我瞬间泪如雨下,才明白他虽然不会表达会说错话叫错名字,但在他的心里是永远爱我们的,知道刚差了一个,知道我回来后是都回来了,一家人全了。
      直到现在,每年爸爸在除夕这天都要回家贴对联、打扫家里、上坟,隔段时间也要回去一次,刚开始我是不理解的,总觉得爷爷奶奶不在后家里已经没有人了,也没有收拾的必要了。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回家了,没有缘由的,就是想回家了,原来在心里不管家里有没有人,那都是我的家,我的根,我热爱的那一片土地。
      昨天听到上幼儿园的女儿在那念着新学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代诗人孟郊,对于这位常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游子来说,最值得回忆的莫过于母亲的深情。当我自己成为一个母亲后,才体会到父母长辈们的良苦用心,正如“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所说,亲恩似海如何说报答。
      我们总说来日方长,却忘了生命无常。人生最难过之事莫过于子欲养而亲不在。岁月催人老,我们父母所剩的时间又有多少呢?那天和妈妈开玩笑说,你现在快60了,我还能陪你多少年,想想便觉得恐慌和不安。在我们中国传统文化中,孝敬父母是最重要的,现在能够做的唯有选择珍惜,从和颜悦色给父母说话做起,从始终对父母保持恭敬之心做起,从为他们做一顿饭做起,在我们有生之年,紧紧握住父母的手,就像当年他们牵着我们一样……
      春节,回家过年。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