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搁浅的恩情【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19-12-23  浏览数:

临渭分局民警   陈凯
      周末的晚上,在我陪孩子练功时,手机突然响起,显示“成都王阿姨”。我急忙接起,一个接近苍老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亲切地叫了我一声,然后自我介绍了一番,关切地问了我这么多年的状况。
      得知一切都好时,她叮嘱我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然后说了欢迎我再去成都的话。
      挂断电话后,我被一丝温暖包裹着,久远的回忆渐渐展开。
      这是一位家住成都的阿姨,认识她是在86年我刚刚进入四川大学时,当时于我来说,成都是一个新的城市,除了繁华和新鲜,剩下就是孤独和陌生了。
      除了新结识的同学和一两个高年级的老乡外,别无相熟的人在这里,特别是周末就倍感无助,总被思乡情怀笼罩,一时还难以定下心来学习。
      一个周六的下午,一位大约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突然找到了我们住在六楼的宿舍里,当她叫起我的名字时,我有点茫然,因为她是一口四川话,不可能是什么熟人或亲戚。
      她看出了我的困惑,主动面带微笑地做了自我介绍,原来她是我在重庆四爸的老同学,受四爸委托特意前来看望我,并叮嘱我有什么事一定要找她,离家远,就不要客气。
      随后,阿姨领我在外面吃了小吃,临走时,留下了她的电话和家里的住址。
      那一天,过的很开心,虽然本性的腼腆使我在她面前话语少,但阿姨慈祥的语气和朴素的装扮给了我亲近之感,缓解了初次相识的尴尬。
      往后的四年里,只要一到周末,阿姨就会打电话来,让我去她家吃饭。阿姨的老伴也是一位热情少言的普通人,吃饭时,总是将肉菜夹给我。
      要知道,那年代,受经济条件限制,我们除了学校食堂的饭,是很难吃到有特色的四川菜的,所以,有了王阿姨的关照,对我这位来自外地的学子该是多么大的奢侈啊!对川菜的美味记忆犹新,直到现在,也钟情于它,不只是口味, 更多的是那份关切!
      毕业快30年了,我忙碌着自己的生活工作,也曾抽空去过很多地方,却唯独没有看过阿姨一次。虽然电话号码存在手机里,我却从没有主动去电话问候她,也没在节假日送去祝福,而她却还惦记着我、关心着我,还能够在几十年后来电问候我,她的善良让我无地自容。
      这是何等的忘恩啊!如今她可能已过70了,身体怎样,腿脚是否灵活,日子是否安逸,我一概不知。而她,只是受人之托,完全可以给予我一两次的应付,却不负托付地给了我最诚恳的照顾,让我在四年的外地求学期间有了家的归宿感和温暖。总是自以为善良的我,怎么会如此薄情呢?深深的自责让我陷入久远的回忆,长时的泪流!
      引发我们内心澎湃的,往往是这些默默无闻,不求回报的牵挂。她们老了,却没有忘记你,你曾给她们的叨扰也许是她们美好的记忆,所以,才如此这般念怀。
      而我呢?距离不是理由,忙碌不是借口,只能说对不起。有些恩情等不得,有些挂念来不及,有些再见言不起…!一定要找机会去看望她,否则可能会成为我的终生遗憾和谴责。愿好人一生平安!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