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三个半红军之半个红军【原创】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19-08-01  浏览数:

警务保障室   詹俊峰 


又是一年“八一”建军节,提起笔来想写写我们军人,想了想,还是写我们村里的红军前辈们吧。我的家乡位于鄂豫交界的红安县北的七里坪镇周七家村,在大革命时期,村里共有七个年轻人参加了红军,后来回到家乡的有三个半人,而且都是受伤退伍回乡的,还有三个人音信全无,都牺牲在革命的征程之中了。今天,我要写的就是回乡的红军周明宇外公,他一条腿伤残了,村里人说他是半个人,就是三个半红军之半个。

说起明宇外公,还是我家的亲戚,外婆改嫁的就是明宇外公的弟弟,他是我舅舅的伯父,舅舅对他的故事十分了解,我也是从舅舅口中得知明宇外公的许多往事的。我小时候,明宇外公一个人住在我家隔壁的两间瓦房里,我们还是邻居。

舅舅得知我要写明宇外公,十分高兴,说你好好写一下老人,无儿无女的一个老红军,吃了一生的苦,没有享什么福。我知道我自己就是一个普通的文字爱好者,不是什么知名作家,现在网络发达,写点东西,公众号可以发表,还是有很多人可以看到的,让大家知道这个默默无闻的老红军也是一件好事。

(一)

去年清明节,我回家给外婆上坟,明宇外公的坟紧邻着外婆的坟,烧完纸后,舅舅平静的说,你明宇外公是陈赓手底下的一个连长,是在柳林河战役中,火线提拔他当连长的。我一听,浑身一惊,这位我从小就熟悉的、瘸着一条腿的长辈,原来是一位经历了血战的英雄。我一下跪倒在他的坟前,这是一个新一代的军人向前辈军人的跪拜之礼,我已经无法用其他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崇敬之情了,因为我对这次战役还是有一点了解的。这个时候,我就有了好好写写明宇外公的想法,写写这个默默无闻的红军战士。

说起柳林河战役,战史有大量记载,战斗之激烈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多年后身经百战的陈赓将军提起这场战役,还在说柳林河战役比任何一次战斗都更为激烈,相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激烈程度也毫不逊色。这是1932年8月13日,红四方面军主力在第四次反围剿战斗中的一次激烈战斗。红军主力在七里坪附近的柳林河村以东构筑阵地阻击国民党军队进攻,敌我力量悬殊,战斗十分残酷,敌人数度突破前沿阵地,逼近徐向前的指挥所,英勇的红军战士顽强反击,用大刀将敌人赶出阵地,并发起反冲锋,歼灭敌人五千多人,取得了惨胜,也是这场战斗让国民党军队见识了红四方面军英勇的战斗作风,在以后的战斗中他们都十分忌惮。但是局部的胜利,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第四次反围剿的被动局面。陈赓大将时任红十二师师长。 

舅舅是这样描述的,明宇外公他们营的阵地在柳林河村附近的吴家院墙村后的一座山上,敌人从倒水河对面的山上向他们进攻,打退了敌人多次进攻后,大部分的战士都牺牲了,明宇外公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了,远远望见陈赓大将骑着一匹枣红马带着一队战士和他的警卫员奔驰而来,豪爽的将军问明宇外公,你的营长呢?外公答道牺牲了。你的连长呢,外公答道牺牲了。将军说,现在开始你就是连长。外公说,我当不了连长。陈将军说,我说你能当你就能当,我的警卫员给你当指导员。就这样,明宇外公当上英勇的红四方面军的一名连长,并且是在大名鼎鼎的陈赓将军麾下战斗。

(二)

关于明宇外公的战斗故事,舅舅还讲了明宇外公负伤的那次战斗。舅舅说,红四方面军过草地和中央红军会师后,张国焘搞分裂,带着红四方面军南下二过草地,进攻四川军阀,明宇外公也和部队一起南下了,在一次进攻战斗中,明宇外公的连队负责拔掉敌人的一个火力点,他让自己的传令兵提着一个装满手榴弹的竹篮子跟在他后面,身为连长的外公边向前进边投弹,眼看到了敌人的城墙边,敌人从上面扔了一颗手榴弹下来,滚到明宇外公的脚下,他马上一个翻滚,命是保住了,一条腿被炸断,送到了战地救护医院。

因为明宇外公已经去世多年,我以前在家也没有好好听他讲故事,好多事是舅舅听后讲给我听的。我试图考证的详细一些,然而留下的东西太少了。明宇外公的革命残废军人证上的记录很简单,“红四军连长,1929年参加革命,1935年在天罗方战役中负伤。”

我向向阳请教,向阳说这是张国焘南下发起的“天芦名雅邛大战役”,是指1935年10月24日至11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四川省西部的天全、芦山、名山、雅安、邛崃、大邑等地区对国民党军的进攻战役。由于张国焘南下方针的错误,未能取得决定性胜利。且百丈地区战斗失利,红军损失严重。南下进攻战斗,八万多红军损伤过半。

明宇外公就是在这次战役中负伤的,更为不幸的是红军的野战救护所被敌人占领,明宇外公和其他伤员一起被俘,关押在成都敌人监狱里。可以说,明宇外公也是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受害者之一。

(三)

舅舅是这样描述明宇外公回乡的情况的,一天下午,明宇外公在他弟弟明章带领下,拄着双拐翻过村前面的那座小山,一瘸一瘸的回来了,一条腿上伤口还流着脓,衣衫褴褛,头发胡子老长,瘦的没有人形。村里人大吃一惊,才知道他还活着,纷纷打听其他几个红军战士的下落,明宇外公也知道的不多。

舅舅说,明宇外公后来给他讲,被俘后在监狱受尽折磨,国民党把他们按原籍遣返回乡,镇公所通知明宇外公的弟弟明章(也就是我舅舅的父亲),去黄安县城领人,五十多里山路,弟兄俩个走了两天,路上还住了一夜。这个英勇的红军战士就这样回到这个小山村,直到终老。

回到家里后,明章外公从山上采来草药,给明宇外公洗、敷伤口,费尽了心机,慢慢调理之下,明宇外公的伤口愈合了,但落下了残疾,一条腿是瘸的。因家中父母早亡,弟兄俩无田无地,仅有一间旧房,靠着明章外公给人打短工过活,生活十分艰难。

转眼到了一九四九年,家乡解放了,驻村土改工作队里有一个姓张的营长,得知了明宇外公的情况后,想办法为他评上了革命残废军人,从此每个月有点补助,生活才稍微有点着落。土改又给他俩分了两间瓦房,日子才有点样子。到大集体的时候,明宇外公享受五保户的待遇,每年生产队给他分六斤食油,每月分四十五斤稻谷。做饭的柴火和菜还得自己劳动。

就算吃上了五保户,明宇外公也没有吃闲饭,总是帮生产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农忙时扛着锄头下地锄草、帮着队上搓麻绳、缠烟叶、照看谷场,直到一九八二年分田到户后,他才没有参加生产队的劳动。

(四) 

在我的记忆当中,明宇外公是一个话语不多的老人,住在我家的隔壁,腿脚不便,每次从村中的水井取水时,用的是一个小木桶,十分吃力。村后面有他的一块菜地,也种的很好,菜可以自给自足。吃饭穿衣十分简单,是农村的那种黑色粗布衣服,和其他农民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大家都说外公是个老红军,是过了雪山草地的红军,儿时的我对这些没有十分的崇拜。

记忆当中明宇外公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往事,我只记得他到了一次北京。那是一九七八年,毛主席纪念堂落成了,国家邀请他们这些老红军代表参加庆典,他和杨山村一个姓石的老红军作为代表一起去了北京。回来后,外公那种高兴的样子我至今记得,他向村民们讲述北京城的见闻,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讲吃的,他用方言说,你们不晓得呀,一个丸子有多大,有拳头那么大,黑红黑红的,咬一口味道好过瘾。儿时的我对吃的记忆深,一直在想这是什么丸子拳头那么大,长大后才知道,这是人民大会堂国宴的四喜丸子,是周恩来总理定下的菜谱,也就是淮扬菜系里的红烧狮子头。

一个英勇的老红军战士,一个为革命出生入死的英雄,直到七十多岁的时候,才第一次吃到四喜丸子,且念念不忘,感到无比幸福。还能说什么呢,今天的我们大多数人还是能吃到这道菜的。

(五)

明宇外公是民国元年六月出生的,卒于公元一九八七年农历腊月二十五日。舅舅是这样讲述外公后来的情况的。

一九八二年夏天的一天晚上,家乡下暴雨,土改分给外公的两间瓦房被雨淋倒了,幸亏房子的后半截没有完全垮塌,外公幸免于难,但他从此居无定所了,先是大队让他住在供销社旁边的一间小屋,后来又让他住在三队的仓库,总之十分不便。到了一九八四年,老人生活已经不能自理了,无儿无女,只有舅舅一个侄儿,舅舅也要养几个儿子,实在无力照顾。经过政府协调,明宇外公住进了七里坪镇的敬老院,这是坐落七里坪镇南的悟仙山下的一个小院子,里面住着许多像明宇外公一样的老红军。

悟仙山是七里坪南的一座大山,是七里坪的屏障,明宇外公当年参加的柳林河战役的主战场就是这里。

就这样,明宇外公在这里度过了三年时光,舅舅不时到这里来看望老人。然而,故土难离,外公时常想念家乡。

一九八七年腊月二十五日,舅舅在镇上开完会,带着我的表弟秋波一起到敬老院接明宇外公回家过春节,老人十分高兴,拿出自己的补助,让舅舅买了很多年货。因为明宇外公行动困难,舅舅专门雇请了一辆三轮车,在敬老院里,明宇外公要自己登车,舅舅好心扶了一把,明宇外公生气了,坚持自己上车,瘸着腿的老红军顽强地自己上了车。上车后,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大口出气,一会就没有气了,舅舅摸了一下脉搏,已经没有跳动了。就这样,这位英勇的红军战士在他战斗过的地方、在他火线提拔当连长的地方,站着走了,他是追寻他的战友们去了。这位英雄的红军战士就这样走完了他的一生。

我的家乡红安县,是黄麻起义的发生地。这里诞生了红四方面军、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八军三支红军主力部队。战争年代,为革命牺牲了十四万儿女,有四万多人参加了红军部队,登记在册的烈士有二万二千多人,出了二百二十三位将军,是全国第一将军县。明宇外公是千千万万的红军战士中的一员,他的名字如今镌刻在红安县烈士祠那块巨大的丰碑之上,和这些将军并肩而列,其中就有上甘岭战役的指挥员王近山、秦基伟将军。

共和国的军旗之上,浸染着许多像明宇外公这样的老红军战士的鲜血。建军节到来之际,让我们向先烈们致敬。

[ 打印 |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