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星期

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临渭分局王国安书法作品欣赏

来源: 临渭分局   发布时间:2019-06-26  浏览数:


       王国安,斋号佛居堂,1967年出生于陕西渭南,现为陕西省书协会员,陕西省文化传播协会渭南分会会长,陕西省榜书家协会理事,陕西书画艺术研究院渭南分院常务副院长,渭南市人文书画院副院长,渭南市书画院理事,陕西诗词协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书法家协会会员。多年来笔耕不辍,始终心怀佛性,横竖间参禅悟道,功力渐进,力透纸背,方寸显笔墨春秋!书法作品多次入展全国书法大展并获奖。
      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浅谈王国安老师“以文化书”和“以书呈文”的境界
       笔者本科阶段在乌鲁木齐上学,常听及师友谈起陕西书坛之雅象,常常有不写不快的冲动,想写写个人的体会与感动,然而却迟迟没有动笔。和王国安老师相识,纯属偶然,虽然相识时间不算长,却有两年之久吧,可以说既存师生谊,又有同好情,更富知音缘。深知王国安老师博大深厚,气象非凡,我虽然常常欢喜赞叹不已,无奈只有“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的感叹。个人才德不及,感到难以表达自己的心境。也许,他身边的人都有过这样的想法,都有过类似的纠结。
       《礼记•少仪》说“士依于德,游于艺”,清楚表达了德与艺的关系。《学记》有言:“不兴其艺,不能乐学。故君子之于学也,藏焉,修焉,息焉,游焉。” 兴其艺,游于艺,从而乐于艺,所“乐”在“艺”。
       尤其是中国书画实则主要是在于作者的个人体验。 社会性的内容很小,形式的变化也不宜太大。 其交流范围更多是——三五同好赏花鸟,尺幅之间观山水,然后意会天机。 这是一种在上千年当中形成的文化定式。 只是昔日为官僚文人所喜,今日成人民大众所好。这就叫社会进步。 当然其中也有文野高下,但在商业社会之中,经济价值面前, 究竟是以审美高下为准?还是以收购审美为主? 问题很清楚,道理很明白。毋须多言。 王国安老师对书法所要求的线条体会颇深, 对中国书法所要求的精神气质也把握的不错。 更值得一提的是,他对书法的过程很陶醉,而且能援诗入书,诗书结合,每下笔时都能醉在其中。俗话说,艺术先感动自己, 然后才能感动别人。
叹!时光易老,维物永恒,以器论道,唯诗书娱心。
【民警文苑】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汉蔡邕《笔赋》曰:“昔仓颉创业,翰墨用作,书契兴焉。夫制作上圣,立则宪者,莫隆乎笔……书乾坤之阴阳,赞三皇之洪勋。”而书法之于挥洒天地间“阴阳”之秘奥,表叙人世间“洪勋”之伟绩,既得之于自然,亦得之于社会,凝神细看王国安老师诗作,观其书,品其格,但觉其间清气弥漫,古意盎然,昔日有言,文章以气为主,诗与文一也,在王国安老师的笔下,或抒情,或怀乡,或记游,甚至平常日记,都能言之有物,很少有矫揉造作之态,
       “市远涧峪接,
       泉流百里通。
       水游一线天,
       飞瀑作雨声。
       西峪王府前,
       无尘颜自开。
       周末乘好景,
       留醉与渊明”
       读来一种淳朴之气发之为柔和之声,嫣然有古人之意趣,这也是王国安老师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带来的人生境界的综合体验。
       很多人会反问,当代书法为什么能保持逆势生长这种激情与活力?焉能形成“以文化书和以书成文”之境界!笔者臆想也许是眷念中国传统文化的当代人,在立足于社会经济的变化时,试图以理想主义精神对生态环境极为恶劣的书法做出某种新的阐释,而王国安老师正是这种理想主义者。
       对于王国安老师的诗歌特性,可由平静与和谐判别出来,众所周知,平静和谐毅然是历来中国艺术家心底的呼声,同样,王国安老师他宁静,他淡然,沉浸于山水和其他自然现象之间,每有空余,总会赋诗以抒,所以说艺术家是纯粹的,而艺术也需要纯粹的人去搞,王国安 老师诗如其人:
       “风轻水云静,
       心空大道生。
       穷追天地理,
       常悟圣贤经。
       置念毁誉外,
       不贪名利功。
       山高江海远,
       我自走西东”。
       就是那么纯粹,这无疑让我们对于王国安老师未来在艺术的道路上能达到的高度多了一份期盼,他就犹如一位执着的追梦者倾注着自己的心智,才情,在一片借助笔墨的梦境里徜徉,把审美感觉和对诗的热爱在宣纸上娓娓道来。
长期的诗书钻研和书法的刻苦,对王国安老师心性的磨练无疑是潜移默化的,他习惯了在诗的柔美意境里静心的探究,就犹如写字时能把笔墨和章法有序,严谨而不失灵动地排列布局,使之成为神完气足的艺术作品一样。对他而言,诗书虽不同行,但却能异曲同工。
       初观王国安老师的书法,徐以取妍,得自然容于徘徊。疾以取峻,则神奇注于笔端,观其作,自远而近,由快渐慢,相辅相成,妙趣横生,若朔源其平静灵性之源,大抵与他对诗的钟情是密不可分的,王国安老师出生于陕西渭南,从古至今,文化氛围浓厚,三代同堂,染指丹青,人文荟萃,因而与同龄人相比,王国安老师也因此走的更坚实更沉稳,一幅幅行书的笔断意连抑或行云在天都能让人感觉到他的实在,知其为人谦逊,识大节,不越位,书之为艺,真能如此,也莫不让人对王国安老师心生敬佩。
       刘熙载在《艺论》中言:“书,如也,如其学,如其志,总之曰如其人”,“书如其人”道尽了书法创作的个性特征,这种差别不仅体现在不同书法家创作的实践中而且体现在同一书法家的不同创作实践,昔张旭“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王国安老师俯首默默,瀚海书艺几十年来,始终坚守二王正脉,兼参颜鲁公,宋四大家,承古之经典而又常出新意,寄豪情于妙理,在其笔下,行书独树一帜,仔细欣赏,上有空天,下有留地,左右虚实,上下得所,远近相宜,不难看出其创作不囿于一家之法的局限而是融百家之长,格调刚柔相济,兼有沉毅清俊及豪放雄浑之象,彰显着独具一格之美和韵味。
       而书法家对待传统的态度决定了书法的未来,丰富的出土文字遗迹在进一步丰富我们的视野,但取法者不仅要有独立的艺术判断能力,还应有顺应时代并超越时代的预见性,才能从传统中获取所需的养分,又能走出被传统或自身所设置的牢笼。这实质上是一种挣脱的能力,更是一种艺术的素质,从这个意义来看王国安老师,他已然具备了遵守并依靠传统的这种能力,并已经做好挣脱的准备。王国安老师自幼习书,始终心怀佛性,横竖间参禅悟道,其作品整体之宏观气势,若惊涛拍岸,如群岭逶迤,似一曲时间展开的飘逸灵动,布局显然以白当黑,细细欣赏,开合聚散之笔势,大小高低之错杂构成皆徘徊自然,“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王国安老师的笔墨下自有一种正大光明之概,他的书法蕴藏着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彰显着他的气质,散发着他的个性,透露着其胸怀,
       书法的本质是真实情感的流露,是一种精神劳动,写书法其实是在书写自我,只有法自然、师造化才能够更好的抒情于书法中,只有剔除更多的功利色彩,才能让自己的创作自由奔放无拘无束心无旁骛,也只有这样,写出来的作品才能体现自己的特点与个性。
       细读王国安老师的诗,仿佛步入了缤纷的至美天地。一水、一房、一船、一树,无不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让我们从中领略到他淡泊明志的襟怀,再看王国安老师的书法创作,这些凝聚着他甘苦的心血之作, 是他朴实无华的哲学观和向自然学习中创造出清新纵逸的艺术生命,你不难窥见到一位优秀艺术家的功力、智慧、哲思,以及用“情”万物的博爱。
【民警文苑】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诗艺之美,未可言也,寥寥数语,岂能一言以蔽之,王国安老师作为老一辈的读书人,心之所向,皆为风雅之求,他骨子里对中国传统式美学意境的追求以及文人雅士的情怀并没有随着年龄而减少,相反,越来越醇厚
       “无芳无草亦飘香,
       石砚研飞墨染塘。
       笔走龙蛇盘九曲,
       鸾翔凤翥舞三江。
       终南峻岭隐深处,
       人面桃花映满墙。
       铁画银钩书万古,
       春秋雅事一毫藏”。
       近年来,王国安老师周边的人不仅喜欢他的书法作品也甚是对其诗也有大多赞美之词,其诗总能让人眼前一亮,如同品山水,访灵秀般,这在一次让我们肯定了他是一位心胸坦荡,大气豪爽的人。哪怕没见其人,也能从他的诗和书法上很容易联想到一砚香墨,一身雅骨这样一个形象。
       且吟且书,笔与神会,“技进乎道,”因为“技”不是永恒的,“技”是在变化当中丰富完成的,道是永恒的,因为道是规律;王国安老师深有所悟,并努力践行之,这种持久魅力让我们祝福之,期盼之。
【民警文苑】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民警文苑】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民警文苑】以书呈文 以文见书

[ 打印 | 关闭 ]